老父續弦改遺囑 後母房產遭“凍結”

都說重組的家庭特別不容易。在沒有血緣紐帶的家庭成員間,例如繼母與繼子女,常常各有各的“小九九”,很容易因遺產分配問題產生矛盾。我們常常會聽到在遺產訴訟官司中,當事人動不動就去“凍結”有爭議的房產,來製造一片“烏雲”。這裡我們來談談在遺產案中所謂的“凍結”是怎麼回事。


崔熙祥是來自台灣的企業家,上世紀90年代就往返於美國與大陸兩邊經營貿易。當年忙於工作,都是由髮妻在美國撫養獨子崔璨。妻子後來不幸過逝,崔璨便跟著爺爺奶奶長大,很少與在大陸忙碌的父親相聚。


因緣際會,在一次出差中熙祥遇到了未來的太太賀君梅,此時距髪妻過逝已近二十年。君梅長相甜美善解人意,還比丈夫小了二十來歲,因此很受寵。數年後熙祥便帶著君梅和她上一段婚姻的兒子來美國定居。可想而知,崔璨對父親新組建的家庭極為不滿,認為父親一把年紀了,為什麼要續弦?何況女方還帶著自己的孩子,這明擺著是來爭奪他這個獨子的資源。


其實熙祥的身體狀況一直不佳,有一天突如其來的一場疾病帶走了他。儘管一家人還沉浸在震驚和悲痛中,正式的分家析產卻要開始了。雖說熙祥早就立好了遺囑,可二婚之後,又更改過兩次,甚至還把君梅的名字加到居住的這套大宅子的产权证上,对此崔璨其實不太知情。


遺囑攤開來一看,崔璨跳起來了。原來老父親不但慷慨的給君梅大筆的現金,還把生前居住的也是最值錢的房子留給君梅,既然是夫妻共同产权,那崔父一走,房子就落到到君梅一人名下。崔璨則認為這套房子自始至終都是留給他的,一定是繼母君梅策劃讓老爺子改了主意。於是崔璨向遺囑檢驗法院提起訴訟,並同時向縣政府和法院遞交了“凍結”該房產的文件。


君梅本來的想法是,把這套大房子賣了,換個小一點的,餘錢用來投資出租房。收到文件的那一刻,她翻來翻去也沒看明白。後來去找房產經紀人,被告知房產被“凍結”,不能掛牌。她覺得不能再等,馬上來到律師樓諮詢。


Lis Pendens是一個拉丁文法律術語,含義是案件待決通知,目的是曉諭公眾該案所涉財產將受到法院判決之影響。大白話來說就是財產上若有Lis Pendens,交易會受限,產權往往要等官司審結才能過戶。所以它有暫時的“凍結”效果。這是在遺產案乃至其他訴訟案件中常用的措施。只要是對產權有爭議,就可以在案件進行中提出此請求。這樣一來,產權所有人暫時就不能處置、出售、轉讓該資產,申請人的利益也就不會貿然流失。當然申請人也不能安坐其上,必須要提出充分證據才能獲得法院的支持。


本案中,作為繼母的君梅處境著實尷尬。她向律師吐露,崔璨常常用難聽的話冷嘲熱諷她娘兒倆,儘管君梅很努力照顧一大家子人,崔璨還是拒絕接納她。她心裡也明白這官司也有賭氣的成分,可要是不保住這套房子,將來日子怎麼過?


隨著案件進展,一些事實也逐漸還原。原來這套房產確實是要留給崔璨的。後來因崔父與君梅結婚,太太給了他極大的安慰,想到自己萬一有意外,君梅和她兒子也該有個保障,於是給她加了名字,還更改了遺囑。同時又考慮到崔璨的利益,把公司業務和很多資產都一併留給他,應該夠他將來發展事業和生活。


遺囑經法院認定確實有效,房產所有權變更也無異樣。崔璨實在拿不出證據證明繼母有不妥行為,他也不想再戰。經私下協商,君梅索性主動提出,房產還是歸她,但是現金部分她讓渡一部分出來給崔璨。一個月後雙方旋即達成和解,那個“凍結”也就被崔璨給撤銷了。


按照一般人的理解,只要立了遺囑,身後事就已經安排好了。可現實並非那麼簡單,除了遺囑的有效性,晚輩的接受程度也醞釀著未來可能的糾紛。若訴諸法院,不但耗時很久,當事人也有可能面臨“Lis Pendens”的凍結效果。因為它的登記過程相對簡便,很容易被濫用,所以大家對此要存有戒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