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紙離婚他鄉判 來到加州怎執行

加州一直以來都是移民大州,很多華人儘管早已在這裡定居,但還是會與其原所屬國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繫。這些年來,對其他國家法院作出的判決在加州要求承認與執行的案件正在逐漸增多。特別是外州及外國法院關於子女的撫養監護的判決,在加州如何落實下去,是大家普遍關心的問題。而加州也確實有法律途徑可以實現。這裡來談談加州對承認和執行外州、外國法院判令的問題。

蘇梅與祁同舟曾是一對夫妻,結婚不過五年多就分手了,離婚後蘇梅帶著兩人的獨子生活。一晃十年過去了。

說起來兩人的故事還挺曲折。二十多年前的蘇梅是中國南方城市的一家報社的記者,小有名氣。同舟則管理着一家商業諮詢公司。在一次採訪過程中兩人結識並互生好感。當時同舟的上一段婚姻已經觸礁,於是蘇梅慢慢介入到同舟的生活中去。拿到離婚紙後的一個多月,同舟就與蘇梅步入了婚姻殿堂。兩人的獨子也隨之而來,蘇梅很是沉浸在新家庭的幸福感中。

可令蘇梅時常感到不安的是,先生需要常常變動工作和生活地點。幾年來一家人先是遷居至北方城市,隨後又搬到香港,說是要開展新業務,同時還想著將來有一天移民到美國。此外他對兒子的養育也並不上心。

直到有一天,蘇梅發現同舟和其他女性出入曖昧,於是發出了通牒。同舟雖然嘴上求饒,但依然我行我素。疲憊不堪的蘇梅索性想提出離婚來個了斷,於是開口要求同舟給母子倆一個保障,母親帶著兒子移居美國。同舟一口答應,隨後簽署了一份離婚協議書,給出的孩子撫養費非常慷慨。拿了前幾期的撫養費和一大筆分手費,蘇梅帶著兒子來到加州,想要好好培養他。

誰曾想到,在接下來的十年裡,母子倆卻一直被忽悠著。說好的每月撫養費,幾乎從來沒有準時到賬,到賬的部分也缺斤少兩。念著舊情,蘇梅苦撐了十年,現在孩子要上高中了,高額的費用要怎麼支付?她拿著手上的唯一的文件——香港的離婚判決書,來到律師樓,希望能找到解決辦法。

若要在加州法院強制執行外州或外國的子女監護撫養判令,需要先在加州做“登記”(Registration)這個動作。

整個過程並不復雜,需要填寫幾份表格,並提供境外判令的認證副本。一般來講,加州對美國其他州的判決判令一般都會執行,只要不和加州法律有衝突。但是對於外國的判令來講,情況則有些複雜。特別是對美中兩國來說,並沒有簽訂民事司法互助協議,所以執行另一個國家的法院判決書並不是想當然就能進行的。可是出於禮讓原則,特別是對於離婚判決這類與人身有關係的判決書,一般加州法院也都會尊重其他法院的判決。

本案中,蘇梅向律師表明,自己之所以想在加州提告,是因為同舟前兩年又再婚,跟著新太太也移民來美,所以不怕找不到人。另外她一個人帶孩子,跑到香港去尋求救濟也是太辛苦。聽完後律師表示,不如先代表蘇梅出面,與同舟接觸一下,看能不能不上法庭,就能讓他按時付款,並且把欠費也一併付清。

幾次下來,同舟卻還是那個死皮賴臉的樣子,有一陣沒一陣地打款。蘇梅實在坐不住了,希望律師來硬的。於是律師果斷將香港的離婚判決書在加州做了登記,同時申請了開庭日,要求法院支持蘇梅的請求。如其所願,蘇梅果然拿到加州法院的判令,全權支持香港法院的裁判書,要求同舟立即履行支付義務。同舟這下招架不住,隨即就把所有的欠款全部打到蘇梅帳上,此後每月也都按時付。看到兒子學費生活費都有了著落,蘇梅是又心酸又欣喜。

我們理解很多人因為生活上有變動,不得已拿著異地的法院裁判書來本地執行。其實,不只是境外的判決拿到加州試著執行,如果加州的判決要到外州甚至是外國去執行,一般來講,當地的法院出於禮讓原則,也會盡力使案件得到處理。當然各個國家地區都有自己的硬性規定,若和當地法律有抵觸,執行起來想必有困難。不管怎樣,對境外判決結果需要討個說法,大家不要望而卻步,只要有合理的請求,就有門道有方法。

如有任何切身法律疑難,請洽詢劉美芳律師事務所。

Castleton Law Group

info@castletonlaw.com

(626) 810-9300

17800 Castleton Street, Suite 630, City of Industry, California 91748